国际在线报道:据外交部网站消息,中国邮政定于2014年11月10日发行《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纪念邮票一套1枚。全套邮票面值为1.20元。  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于2014年11月10日至11日在北京举行,主题是“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2014年APEC会议会标图案,用21条彩色线条,描绘出一个包含中国北京天坛造型的多彩地球轮廓,象征着21个经济体的伙伴关系和融合发展,表达了中国与APEC各经济体紧密合作、共谋发展的美好愿景。  该套邮票采用60×30mm的大规格,画面如同一幅宏伟的山水长卷徐徐展开。整个构图重点突出2014年APEC会议的标志,中正而醒目,点明主题。左边为长城,既表明会议地点,又寓意中国在该组织中的重要作用。右边为巍巍泰山和东升旭日,取日出东方、欣欣向荣之意,寓意APEC各经济体勇挑重担,合作发展朝气蓬勃。  该套邮票由何洁、周岳设计,北京邮票厂印制。(原标题:APEC第22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纪念邮票今日发行)编辑: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英国《金融时报》11月12日报道,根据一项对世界范围63个国家居民英语水平的调查结果,上海人的英语水平第一次超过与之竞争的另一个金融中心——香港的居民 。  数据显示,2007年至2013年,香港成年人的英语水平有所下降,而内地成年人却在不断进步。尽管香港人的英语能力仍好于内地整体水平,但上海成年人的英语好于香港成年人,而北京与天津成年人的英语水平已于香港成年人相当。  《金融时报》称,上海正在挑战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其就业大军的英语水平将发挥关键作用。但全球猎头公司Hays驻上海的西蒙•兰斯(Simon Lance)表示,“在中国内地,香港人求职时仍被认为拥有很强的优势”。编辑: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王毅的讲话9日继续在日本媒体掀起强烈反响。《朝日新闻》在“中国欢迎‘诚者’参加抗战胜利70周年活动”一文中认为,“欧洲在战后70年里,战胜国邀请作为战败国的德国参加纪念活动不乏先例”。  去年在纪念“诺曼底登陆”70周年的活动中,默克尔还为调停俄罗斯和乌克兰关系发挥了积极作用。不过文章同时称,王毅强调:“不管是谁,只要诚心来,我们都欢迎。”这番话似乎意味着判断是否邀请安倍还得看首相对于历史认知问题的理解。另一方面,即使受到邀请,日本政府是否会接受还不明确。  日本新闻网9日则评论称,这段话等于“把一只烫手山芋搁到了安倍的手心,安倍扔了无意义,捧着烫心”。  日本新闻网还假想安倍来北京的情形,称安倍可能提出这样的条件:他到北京参观卢沟桥抗战纪念馆,向英雄纪念碑献花,同时中国在历史问题上也不要再继续敲打日本,双方做到与过去一刀两断,“最好发表一个联合声明,宣布两国彻底和解”。  文章称如果安倍执意不肯来北京,那“将会失去与中国寻求历史性和解的最佳良机”。【环球时报驻日本特派记者 田 泓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林鹏飞 冯国川】(原标题:媒体假想:安倍参观抗战纪念馆换取中国不再敲打)编辑:

法制晚报讯(深度记者 冯明文) 18年前,呼和浩特第一毛纺厂一厕所内一名女子被奸杀,呼格吉勒图因此案而被执行死刑。然而在9年后,在内蒙古境内接连作案21起,身负10条人命的赵志红落网。赵供述称,9年前第一毛纺厂厕所内的奸杀案系他所为。  随着今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宣布该案进入复查阶段,与该案相关的三个家庭也再次引起世人关注。  该案的另一个“认罪者”赵志红的父母,在同样得知案件复查的消息后表示,“如果案子错了,愿意向这两个受害者的父母道歉。”    11月7日,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永兴镇永兴村迎来了一场小雪,由于雪下得很小,晌午时分,永兴村村子里已很难找到雪花的痕迹,通往村子尽头的一条湿湿的水泥路上几乎看不见人影,而偶尔传来的几声牛羊的的叫声算是给这个寂静偏僻的村落增添了一点生机。  此时,一所靠近水泥路的院子中堆满了玉米棒,被玉米棒包围的一座瓦房里,赵小松和老伴刘爱女正躺在炕上看着电视,享受着这难得的农闲时光。  9年来,老两口已适应了这种没有小儿子赵志红的生活,“从2005年他因犯罪被抓,我权当他已经死了。”刘爱女提起赵志红,言语间恨意仍浓。  1996年,呼和浩特第一毛纺厂一厕所内一名女子被奸杀。同年6月,呼格吉勒图被作为凶手并被执行了死刑。2005年,在内蒙古境内接连作案20多起,身负10条人命的赵志红落网。赵志红供述称,9年前在第一毛纺厂厕所内的那起奸杀案系他所为。  赵志红被抓那年,刘爱女从公安局的警察那里知道了儿子强奸杀人犯了罪,从此,在她的眼里儿子赵志红“就是个坏人”。  可让人始料不及的是,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刘爱女称,她并不知道儿子赵志红所承认的那起18年前的奸杀案,不仅如此,对于赵志红承认的作案20多起、身负10条命案也是一无所知。  刘爱女告诉记者,赵志红初中毕业后就常年外出打工,最初是在呼和浩特市建筑工地打小工,后来他干了什么她一点不了解,“因为他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有什么事也不会给别人说,总喜欢闷在心里。”  当得知赵志红承认的那起强奸杀人案是他自己所为,而呼格吉勒图因为此案已经于18年前被枪决时,刘爱女顿时睁大眼睛,一脸地吃惊“没听说,不知道。”    赵志红被抓,仿佛是刘爱女心里的隐痛,多年来她都承受村里人的诸多议论和背后的指指点点。对儿子爱和恨的交织,这位现年65岁的老人已无从说起,只说了一句话,“权当他是一阵风刮走了。”  刘爱女告诉《法制晚报》记者,赵志红初中毕业先是跟随父亲赵小松在呼和浩特建筑工地打工,后来结婚,婚后有一个女儿,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依然在外打工,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离婚,女儿也被妻子带走,离婚以后他就很少回家,几乎只在过年时才会回来。  2005年12月29日的《北方新报》曾以《赵志红是如何走上罪恶道路的?》为题对其犯罪前后的心路历程进行详尽的报道,赵志红曾称“我的钱都用在找女人上了”,并称“我对作案上了瘾。”而公安部专家对赵志红的心理进行分析后认为他心灵扭曲的首要原因是“从来不把内心的事情说给别人听,从而形成了一种心灵交流过程中的自我封闭。”  在刘爱女眼里,赵志红的人生轨迹就是上学、打工、娶妻生女、坐牢,而对他的母爱也在赵志红被抓那年戛然而止,有的只是对其怒其不争的恨,“他已经是个坏人了,我们还想他干啥?我们一家人早已适应没有他的生活,尽管他还没死,可我们已权当他死了。”  提到赵志红承认的那么多起命案,刘爱女抹去眼角的泪说“他被抓坐牢的这9年里,我们没去看过他一回,更不用说请律师了,我们恨他。”  可对于同一案件的两个“认罪者”,她坦言“从知道他犯罪被抓那天起,我就认定儿子是个坏人。”而对于已被枪决的呼格吉勒图,她称“可惜了。”  当了解了基本案情,得知案件正在复查的消息后,她称坏人就该受到法律制裁,她相信国家会调查清楚的,不能冤枉了好人,“若案子错了,我愿意向两个受害人父母道歉。”(原标题:呼格案另一"认罪者"赵志红父母:

“新华视点”记者 张晓松 《中国青年报》(2014年11月06日03版)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巡视组已开展四轮巡视,涉及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7家中央单位、6家中央企业和2所部属高校,发现了一批领导干部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线索,形成了47份巡视反馈情况报告。  巡视是一把惩治腐败的“利剑”,也是一面审视当前反腐形势的“镜子”。细读这些“巡视清单”,有利于“把脉”当前反腐形势,为下一步党风廉政和反腐败斗争找准着力点。    翻开“巡视清单”,工程建设、土地出让、矿产开发、国有企业、政府采购、科研经费、民生资金等领域的腐败问题,几乎涉及所有被巡视地方和单位,堪称当前腐败问题的“高发区”“重灾区”。  因在工程建设、土地出让、矿产开发等领域存在腐败问题,被中央巡视组点名的地方和单位占到被巡视地方和单位的六成以上,反映了当前这一问题的普遍性。  巡视发现,近10个省份在国有企业、政府采购等领域存在腐败问题;而科研经费管理方面的腐败问题主要集中在一些部门、单位和高校。  民生资金本来是老百姓的“保命钱”,但在一些地方却成了腐败分子的“唐僧肉”。巡视发现,这一问题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虽不普遍,但性质恶劣,是当地干部群众反映比较集中、比较强烈的一个问题。  此外,一些地方在教育文化、医疗卫生、社会管理、城市建设、环保科技、组织人事、政法系统等部门和领域的腐败案件也相对比较集中,其中有的地方违纪违法问题频发,有的地方腐败案件呈现增多趋势,有的地方还出现了“窝案”。  上述领域,特别是工程建设、土地出让、矿产开发等领域腐败案件易发、多发、高发,已经成为带有共性和普遍性的问题,必须引起各方高度关注。  专家指出,对于这些资金密集、利润丰厚、权力集中的领域,必须加强对相关资金项目的监督管理,并将其锁定为下一步反腐败斗争的重点领域,加强监管和问责力度。    由于权力过于集中而又缺乏有效的约束机制,党政部门、企事业单位“一把手”频频涉及违纪违法问题,是这四轮中央巡视发现的突出问题。  早在去年第一轮巡视过程中,中央巡视组就发现,一些地方对“一把手”管理监督不到位,个别领导干部信念动摇、思想滑坡、道德失范。在此后的几轮巡视中,同样的问题屡屡被提及:有的地方“一把手”违纪违法案件不仅数量多、而且危害大;有的地方“一把手”违纪违法案件呈现上升趋势;有的地方对省直机关和地方“一把手”监督不够有力,党政“一把手”连续发案……  容易滑向腐败深渊的,不仅是那些手握大权的“一把手”,还有许多基层领导干部。由于“天高皇帝远”、缺乏有效监管,这些人“苍蝇胃口大、官轻贪腐重”,其违纪违法问题往往直接触及群众利益,影响更坏。  巡视发现,存在“小官贪腐”问题的地方和单位占被巡视地方和单位的比例超过了四分之一,其中有的地方基层权力寻租机会较多、空间较大,“苍蝇”式腐败问题突出,“小官巨腐”问题严重;有的地方基层单位和农村干部的腐败问题呈上升趋势,侵害群众利益现象突出;有的单位监督责任落实不到位,执纪失之于宽、失之于软,基层腐败案件高发多发,反腐败斗争形势严峻……  值得关注的是,中央巡视组在最近一轮巡视时提出了“能人腐败”的问题,直指一些地方和部门在选任领导干部时重才不重德,加之日常监督缺位,给予所谓“能人”权力寻租机会多、空间大,使之极易出现腐败问题。  专家建议,下一步的反腐工作应重点抓好党政“一把手”和基层领导干部这两头。对前者,应通过健全民主决策机制,着力限制其权力;对后者,应织密制度之笼,不使其因官小而游离于监督之外。总之,对一切腐败问题“零容忍”。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高度重视作风建设,出台八项规定、整治“四风”问题,并将“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和作风建设”“执行党的政治纪律”“干部选拔任用”与“党风廉政建设”一道列为中央巡视组关注的主要问题。  四轮巡视过后,官商勾结、拉帮结派、跑官要官等问题逐渐浮出水面,对这些通向腐败的路径,必须予以彻底斩断。  ——一些官员与商人过从甚密,勾肩搭背、不分彼此,有的直接插手项目、大搞权钱交易,有的通过“身边人”输送利益。  巡视发现,有近10个地方和单位存在领导干部及其亲属插手工程建设项目、牟取私利等问题;有8个地方存在领导干部与私营企业主勾肩搭背、交往过密,甚至大搞权钱交易的现象;有10个地方和部门存在着政企不分、校企不分、领导干部违规兼职经营办企业、领导干部亲友在其管辖范围经商办企业等问题。  ——一些领导干部拉帮结派,搞“圈子文化”“山头主义”,不仅涣散了组织,而且滋生了腐败,往往造成“窝案”“串案”“塌方式系统性腐败”。  巡视发现,一些地方领导干部任人唯亲、搞“小圈子”,个别领导干部搞团团伙伙;一些地方领导干部热衷拉关系、架“天线”、搞“勾兑”,不讲原则。  ——一些地方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违反组织原则、组织纪律,存在着“拉票贿选”“买官卖官”等问题。  巡视发现,有8个地方干部任用存在领导打招呼、拉票贿选、跑官要官、弄虚作假之风,有5个地方甚至存在着严重的买官卖官问题。  为此,专家建议,今后要切实加强党的作风建设,严格执行党的政治纪律,着力规范干部选拔任用,把官商勾结、拉帮结派、跑官要官等问题列为治理整顿的重点,坚决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  新华社北京11月5日电(原标题:

分类:小说

时间:2016-04-17 01:2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