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9月2日报道 俄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8月3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俄外交部官方网站中文版开通。她还用中文邀请所有网友浏览网站。  据塔斯社8月31日报道称,扎哈罗娃说:“我们今天开通了外交部网站中文版。这是俄外交部网站推出的第五个外语版本。”  “但中文版网站的内容不像俄文版那么全面,”扎哈罗娃说,“我们将为中国网友甄选他们优先感兴趣的新闻。中文版网站将由相关新闻、外交动态等栏目构成。”  她指出:“中文版网站今日开通,处于试运行阶段。期待中国民众提出建议和意见,我们准备迅速给予反馈。我邀请中国网友访问网站。”  她认为,当前俄中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开通中文版网站是俄外交部推广工作的一部分,同时符合俄中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的要求。责任编辑:

原标题:中国近十年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达到6亿千瓦 居全球首位  中新社青海德令哈9月22日电 (孙睿)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李创军22日在中国·德令哈光热大会表示,中国近十年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达到6亿千瓦,居全球首位。  李创军介绍,发展可再生能源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普遍共识和一致行动。国家高度重视可再生能源发展,明确到2020年中国规划新能源占一次消费能源的比重达到25%左右。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05年下降40%到45%,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比重达到20%,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05年下降60%到65%。2030年前后碳排放达到峰值,并力争尽早达到峰值。  “近十年来,在可再生能源法和一系列政策措施推动下,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迅猛,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达6亿千瓦,占全国总发电装机的35.1%,水电、风电、光伏发电和生物制发电分别达到3.38亿千瓦、1.54亿千瓦、1.02亿千瓦和1330万千瓦,均居全球首位。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达到25%,可再生能源供应已经逐渐成为中国能源供应的重要供应方式。”李创军说,太阳能热发电具有可调节,启动时间短的优势,可替代火电机组,形成规模后有利于增强系统调峰能力,有利于风电光伏的消纳,已经成为全球新能源开发中的新兴力量。目前许多发达国家都在抢抓这个重要发展机遇,中国太阳能资源非常丰富,具有太阳能热发电集中开发的资源潜力约3亿千瓦。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专职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于崇德也在大会上表示,光热发电具有储能效率高,调峰能力强、电力品质好等多种优势,在多能互补的能源结构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对于解决清洁可再生能源消纳问题,提升清洁可再生能源结构比例具有重要作用。目前,中国在光热发电方面的基础研究、技术研发、工程实践等方面已形成一定基础,甚至在一些重要技术领域的研究已经处于国际领先地位。随着技术进步、产业链贯通、产业化规模化发展,光热发电的成本会有较大幅度的下降。未来,光热发电将在整个电力系统中占据重要位置。(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扎根义乌的阿拉伯商人:中国就像第二故乡 不愿回中东  参考消息网9月4日报道 德媒称,有为数不少的人从战乱的中东来到中国生活,只是,他们并不自称为难民。他们中的一些人生活在义乌。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8月29日报道,当老板的穆罕默德·阿尔萨拉米办公室在16层,视野很好。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从也门来到中国。16年前,他来到当时还十分静谧的义乌。如今,义乌人口已经达到120万人。因为这里生活着约一万名阿拉伯人,所以义乌也有“小阿拉伯”之称。  阿尔萨拉米用流利的中文说:“我在中国已经21年了,有生以来一半的岁月都在中国度过。中国对我来说,就像是第二故乡。”当他谈到自己,或者表达情绪、情感的时候,会用中文。如果是谈生意,会换成英文。  报道称,44岁的阿尔萨拉米开的公司卖日常消费品,义乌是个巨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服装、家用品、厨房用品、玩具、文具,应有尽有。”自从伊拉克、叙利亚和他的祖国也门发生战争以来,生意越来越难做。但他不愿回中东去。  报道称,在义乌市中心的一家阿拉伯餐馆,25岁的苏拉·阿哈迈德·萨拉克每周来好几次,喝茶、会朋友。阿哈迈德来中国后,给自己改了个名字,叫麦克。他是个演员,经常在中国的电视连续剧中客串外国人的角色。他说,麦克这个名字比阿哈迈德吃得开。“我还上学的时候,就想离开叙利亚。后来内战开打,离开的决定就很好做了。”  尽管阿哈迈德是2011年因内战逃离叙利亚的,但他强调:自己不是难民。“我不是难民,所以我也没有去一个正式接收难民的国家。如果你说你是难民,别人会觉得你没有钱。我有一些钱,也想赚一些钱。”他用英文说:“我的父母对我的离开心情复杂,既庆幸,又伤感。一方面觉得我保住了性命,另一方面又要忍受儿子离家那么远。”  回到阿尔萨拉米的办公室。他在也门现在只有远亲。妻子孩子都在义乌。“我的三个孩子是在中国出生长大的。我们回也门探亲的时候,他们一点都不喜欢。他们说,爸爸,我们还是回中国吧。”责任编辑:

原标题:怎么回事?韩国企业在中国遭遇“滑铁卢”  韩国的企业在中国有点不太好受了。  据韩国《每日经济》报道,韩国新世界集团旗下超市品牌“易买得”全线撤出中国市场。近几年“易买得”在华巨额亏损,亏了大概11.51亿元人民币,不得已转向投入泰国等东南亚市场。“易买得”时隔20年的撤出,背后隐含意味可以说是十分丰富。  首先,“易买得”的退出可以说是韩国企业在华经营不景气的一个缩影。韩国顶尖企业如三星电子、现代汽车等在华经营都面临着同样的窘境。继去年三星“爆炸门”后,三星全球召回250万台新机,市值蒸发了将近220亿美元,引发了国人对三星品质的强烈担忧。据韩国《亚洲周刊》报道,近五年来,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曾经高达19.7%,超过了美国苹果公司。但2014年后,其市场占有率就逐年下滑,今年一季度竟然跌至3.1%。相反的是,我们的国产手机却迎头赶上。据调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排名前十的手机厂商中,有八家为中国本土企业,占有近九成的市场份额。和手机命运一样,三星电视同样在中国市场份额一落千丈,仅为3.9%,排名靠前的均是我国本土品牌。  韩系车在华市场也持续低迷。2012年韩国现代起亚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为8.6%,但截至上半年却跌至3.8%。同期,我们的本土汽车行业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占据了46.1%的市场份额。  这样就不难理解有些专家说:“中国企业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并对以家电和汽车行业在全球市场占有一席之地的韩国企业带来威胁。”这些东西我们中国自己可以生产了,而且可以生产的更好,似乎就没有那么大的必要买进口产品了。  其次,从韩企在华销售不景气中,我们可以看到很重要的一点:我国企业更具有竞争力了。中国曾经一度被韩国视为“进军海外的桥头堡”,“韩流”裹挟着大量韩国制造涌入中国市场。但随着中国本土企业革新生产体系,加强自己的品牌开发,竞争力大幅度提升,品牌不仅在国内大放异彩,也逐渐走出国门与欧美企业展开竞争。技术实力的不断增强,缩小了中国与别国的技术差距。  这样说来,韩企在华销售不佳,也能够理解了。责任编辑:

原标题:美国人疯了!肯德基慌了!你吃过的这只鸡要攻占美国了!  在“吃”这门学问上,谁能斗得过我大吃货国?  兰州拉面和沙县小吃、黄焖鸡米饭一直被网友誉为“中国餐饮三巨头”。  本来不分伯仲的三个巨头,在2015年时被排名了一次。结果,黄焖鸡米饭后来居上,力压兰州拉面和沙县小吃,成为了最受欢迎的“中国国民料理”。  这只鸡不仅在全国遍地开花(你家附近500米内肯定有一家),还在国外悄悄开着分店。。。。。。  新加坡、澳大利亚、日本、韩国。。。。。。黄焖鸡米饭的全球分店已经开出超过6000家了!  国外网友也是吃得赞不绝口  现在,黄焖鸡米饭终于也要开到美国啦!  美国首家黄焖鸡米饭店将于9月10日,在加州塔斯廷市(Tustin)奥兰治县(Orange County)开业!  国内的黄焖鸡多是20平米左右的小店,但这次到了美国,店面竟有139 平米,还提供了40 个座位。。。。。。(超豪华啊)  与国内一样,这家餐厅也只提供一道菜——就是黄焖鸡米饭,价格只要9.99刀。(对选择困难症患者实在太友好!)  为了保留中国本土做黄焖鸡的套路,所有的秘制调料都是从中国空运过去的。  餐厅创始人说,“这道菜的味道会和中国餐馆制作出的味道一样。”  洛杉矶的美食网站还特别介绍:黄焖鸡米饭有微辣、中辣、特辣三种辣度可供选择,米饭会单独盛出来放在旁边,但是推荐你直接把饭扣到菜里吃。  黄焖鸡米饭(原来,它的英文名不叫黄焖jimmy饭,而是——Yang‘s Braised Chicken and Rice)即将登陆美国的消息一经报道,迅速在海外社交媒体上引发围观。  @Enrique Hernandes:迫不及待要尝试!  @John Dodson:塔斯廷的黄焖鸡米饭,等着我们!  @Harold Mayo:哇塞,听起来太棒了,下一家可以开在西雅图吗?  @Maria de la Torre: 我已经预约开业当天晚上7点到8点的两个座位了!  看来,又一道中国美食要征服美国了!  美国作家Calvin Trillin曾经写过一首关于中餐的诗——“Have They RunOut of Provinces Yet?”(他们的省份到底有完没完?)  Have they run out of provinces yet?  他们的省份到底有完没完?  If they haven‘t, we’ve reason to fret。  如果没完的话,我们可就有的烦了。  Long ago, there was just Cantonese。  很久以前,我们只有粤菜。  (Long ago, we were easy to please。)  很久以前,我们很容易知足。  But then food from Szechuan came our way,  但是后来,四川菜来了。  Making Cantonese strictly passé。  于是广东菜就有点过时了。  Szechuanese was the song that we sung,  我们对四川菜赞誉有加,  Though the ma po could burn through your tongue。  虽然麻婆豆腐会把你的舌头辣穿。  Then when Shanghainese got in the loop  然后来的是上海菜,  We slurped dumplings whose insides were soup。  我们啜起了小笼汤包。  Then Hunan, the birth province of Mao,  再然后,是毛泽东的家乡湖南,  Came along with its own style of chow。  带着他们的菜来了。  So we thought we were finished, and then  我们以为差不多就这样了,然后  A new province arrived: Fukien。  又有一个新的省份来了:福建。  Then respect was a fraction of meagre  再之后,没有吃过维吾尔菜的人,  For those eaters who‘d not eaten Uighur。  就不怎么遭人待见了。  And then Xi‘an from Shaanxi gained fame,  然后,陕西的西安菜又声名鹊起,  Plus some others—too many to name。  还有其他的省份——太多了,我数不过来。  美国人对中餐的又爱又恨,在诗里展现得淋漓尽致了!  毕竟在“吃”这门学问上,谁能斗得过我们大吃货国?  黄焖鸡米饭之前,全聚德烤鸭、小肥羊火锅、海底捞火锅、狗不理包子、沙县小吃、刘一手、黄记煌。。。。。。也早已经出国“开疆辟土”了。  根据2016环球国家形象调查报告,中餐已经成为当今中国在世界上的最强国家符号之一,扛起了中国文化输出的大旗!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国门,中国各个地方的美食总有一天会在世界遍地开花。。。。。。责任编辑:

分类:威尼斯人线上娱乐网

时间:2016-06-03 02: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