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下决心发展校园足球,办法永远比困难多!”湖北省校园足球相关负责人表示,针对校园足球发展中普遍存在的问题,相应的解决方案已有所准备。  “足球进校园”一直是热议话题,今年3月,国务院召开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推出一系列措施推动校园足球进入升级版。为此,湖北校园足球振兴计划全面启动。7月20日,作为湖北校园足球振兴计划举措之一的全省校园足球高中联赛开幕,35支男女代表队目前正在交战。  湖北校园足球振兴计划启动至今,校园足球发生了哪些变化,遇到那些困难与阻力?近日,长江商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我省校园足球计划启动以来,各地校园足球呈现可喜的局面,但师资、球场、资金及安全等老问题依旧存在。此外,农村发展速度远远不及城市。    今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就足球改革进行部署,其中发展校园足球成为重点。《方案》明确规定,各地中小学把足球列入体育课教学内容,加大学时比重。全国中小学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在现有5000多所基础上,2020年达到2万所,2025年达到5万所,其中开展女子足球的学校占一定比例。同时,到2020年,完成对5万名校园足球专、兼职足球教师的一轮培训。这为将来校园足球发展给出了清晰的时间表。  长江商报记者从湖北省教育厅获悉,湖北将筹措5000万元经费,用3年时间,建设700个左右的校园足球学校,努力构建具有湖北特色的“校园足球”格局。  武汉市共有校园足球试点学校194所。该市计划在年内将校园足球试点学校发展到300所。除此之外,今年武汉将安排1000万元校园足球专项经费,用于校园足球训练、比赛活动的开展、器材购置、教练员补贴等。武汉市还将完善市、区、校园三级足球联赛机制。同时,武汉市还将组织青少年足球冬令营、夏令营,通过专业系统的训练,对青少年进行体能培养,加强校园足球骨干团队建设,形成班队、年级队、校队等各个层面的足球队伍,引领校园足球活动的开展。  襄阳市则计划把足球纳入体育课必修内容,通过三年时间,力争达到50%的小学开设足球课,60%的学生参加过校园足球活动。   武汉作为全国五大足球试点城市之一,校园足球发展相对较好,在一些学校,甚至每个班都有自己的足球队,足球成为孩子们喜爱的运动。光谷五小就是这样一所学校,19个班每个班都有自己的足球队,学校每周都开展班级联赛。他们按每两个年级为一组的方式,又组建了高中低三支校级队伍,目前已经形成了良好的发展梯队。  如今的光谷五小足球队,队员达到近百人,三名教练都是踢过职业足球的退役球员。该小学除了参加市校园足球联赛,队员们还得参加他们自己的班级联赛。  不少学生通过在足球场上的拼搏,建立了自信,由此促进了学习的提升。廖梓权今年11岁,是光谷五小五年级学生。一年前他随父母,从天门老家定居武汉,转校进入了位于东湖高新区的光谷五小。刚入校时,小廖由于学习基础差,老师上课提问时常回答不上来,对学习的兴趣不浓,在校园里也少有玩伴。  今年上半年,在老师的鼓励下,参加了班上的足球队。由于光谷五小距武汉卓尔训练基地仅百余米距离,光谷五小足球队成立之初,学校通过与武汉足球俱乐部合作,常去观看武汉队训练,或请职业队员过来指导,不时组织有足球兴趣的学生前去当球童。  小廖则是这些小球童中的一员,他通过近距离接触职业足球,而渐渐地对足球产生了较为浓厚的兴趣。小廖在经学校定期组织的日常训练,及代表班级参加学校里举办的年纪联赛,逐渐成为了班上足球队的核心球员,并在同学们中聚集起了“小粉丝”。  原本还担心小廖因为踢球耽误学习的廖爸爸发现,自从小廖踢球后,其身上出现了诸多实实在在的变化:不仅性格变得开朗,人变得更加自信,与同学相处也很融洽,更重要的是学习成绩提升了不少。  与光谷五小一江之隔的对岸,武汉市还有一所先后走出34名国字号足球队员的老牌足球学校—新合村小学。这所全日制普通小学坐落在汉口新合村的一处拥挤的居民区内,学校场地也不大,可是足球作为一项学校的传统,在有限的场地里却坚持了40多年,“读好书、踢好球、做好人”则是新合村小学的校训。走进学校,会发现这里的孩子们大多穿着球衣、带着足球来上学;课间活动,同学们涌向操场,大多也在踢球嬉戏;甚至连课间操,老师和同学们也做的是足球啦啦队操。   “校园足球发展普遍面临着足球专业教师队伍不足、基层学校领导干部对校园足球认识不深、足球险建立及全面的覆盖、升学渠道畅通、经费紧张等问题。”襄阳市教育局体育办主任方守才对长江商报记者说,足球有别于其他运动,足球运动所具备的竞争性、团队性和促进身心全面发展的作用,是其他很多运动所无法替代的。  以湖北某地市为例,该市现有中小学977所,现有专业的足球教师仅有50人左右。专业足球教师缺乏问题不仅是该地市存在,湖北各地市州均有不同程度的缺口。方守才说,在襄阳市直高中、部分初中因设有足球专业队,而配备有专业的足球教师,部分县市中小学因各种因素的影响,足球专业老师很是缺乏。由于缺口数目太大,仅依靠事业单位考试的分配、招聘很难解决现有困难。专业足球教师缺乏不仅是该地区的问题,目前全省各地都存在。  除开师资外,场地也是一大难点,一些城市学校因为地处城市中心,校园面积小,根本无法开展足球运动,而大多数农村学校,目前也根本没有足球场,“我们没有场地,没办法开展足球运动,”黄石市阳新县洋港镇黄龙小学校长柯美强说,虽然学校很多孩子们也向往足球,但在农村受场地限制无法开展,目前全镇能够开展足球运动的学校都非常少。在他看来,如果要推广校园足球,要切实考虑广大农村地区的实际,加大对农村学校体育设施的投入。  记者在基层探访发现,一些学校对校园足球认识不足,担心开展足球会影响其教学,或陷入竞赛核心、球队核心、金牌核心、球星核心的误区。但方守才认为,校园足球的开展可提高孩子们的身体素质,塑造勇敢拼搏的精神,是对孩子心理人格的健康培养。  此外,足球作为一项竞技对抗体育项目,难免会出现一些磕磕碰碰。安全问题也是许多家长老师担心的问题,这需要进一步提升校园足球安全保障水平,解决学校、学生和家长的后顾之忧。  针对这些问题,省校园足球相关负责人表示,相应的解决方案正在准备中,有的已经出台。如师资问题,湖北已经开始培训足球教师。一些地方也已开始培训足球教师,“襄阳分别已于今年4月、5月对中小学足球教师进行培养,确保中心小学以上学校,每校都至少有一名体育老师参加过足球专业培训。”方守才说。光谷五小足球场,孩子们正在开展友谊赛。

参考消息网7月23日报道 外媒称,在中国北方的河北省邯郸市,假如你走进这里的一些公司,会看到一大拨戴着白色面具的员工。一些人戴着黑客组织“匿名者”也使用的“盖伊。福克斯”面具,另一些人戴着2001年日本电影《千与千寻》角色“无脸男”的无表情白色面具。   据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7月15日报道,这些公司允许员工每个月有一天放松日,旨在“减少工作时的压力”。其中就包括面具日,让员工可以在这一天里尽情流露真实但无人能见的表情。即使是一年中其他时候都必须微笑面对顾客的员工,在面具日也可以用任何一种表情示人。   报道称,对于中国职场压力,尤其是白领所面对的职场压力的担忧正与日俱增。据彭博新闻社2014年的一篇文章称,很多中国员工都在努力平衡工作和生活。  国际劳工组织北京局局长蒂姆。德美尔在一封电子邮件里写道:“我们已经注意到,在中国,过度加班已经成为一个问题。这对身体和心理健康都是危害,很让人忧心。”中国法定加班时间上限是每天两小时,但德美尔先生在北京进行的调查却显示,60%的受访者承认每天加班时间超过两小时。   据估计,中国每年有60万人死于与工作相关的压力或相关影响。在中国,因过度工作而死亡被称为“过劳死”。在邻国日本,“过劳死”作为法律术语在上世纪80年代得到正式承认。中国银监会部门主任李建华因工作劳累过度,在凌晨赶报告时去世,像这样的事件使得这一问题引发全世界关注。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院长杨河清说:“在中国,仍然存在应该为国家发展、为经济建设忘我奋斗这样的信仰。但不要忘了,过度工作也会给国家和家庭带来伤害。”  报道称,日本一网站刊发的题为《中国过劳死》的文章中写道:“随着中国在世界舞台上一步步朝着无可比拟的经济成就迈进,很多问题会成为它前进的障碍,包括……越来越身心疲惫的劳动者。”面具日看起来不太可能为中国恢复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发挥多大作用,但或许任何旨在提升员工舒适度的举措都是朝着正确方向前进的一小步。编辑:

红网长沙7月17日讯(时刻新闻见习记者 肖凤姿 记者 朱佳)7月17日,益阳市资阳区纪委在红网《百姓呼声》栏目回复网友的投诉,参加益阳市六高“庆功宴”的资阳区教育局局长何顺等5人以及学校相关责任人被立案调查。  “6月26日中午,资阳区教育局和资阳区六高在益阳市桥北最高档的加州酒店公开举办酒宴,打着高考庆功宴等所谓旗号,兴师动众,学校劳苦功高的教师去了不到四桌,但是教育局大小官员却也快到四桌了,何顺局长等所有局级干部和教育局机关人员悉数到场大吃大喝!”7月9日,网友“资阳公正群众一”发帖举报资阳区教育局局长何顺带头大吃大喝。  “此事事件影响很坏,动静很大,周围食客意见很大,很是不满,听说这笔很大的开支放在学校食堂报销,将这笔吃喝的酒肉费用放到学生们身上去。”网帖呼吁资阳区纪委严肃查处此事,还资阳百姓一个公道。  7月17日,资阳区纪委发来回复,称获悉网帖内容后,资阳区纪委高度重视,立即成立调查组,对网帖反映的问题进行了初查。  回复称,益阳市六高因今年高考成绩较好,学校领导应高三年级教师的建议,同意于高考成绩公布的当天即6月25日在资阳区加洲酒店聚餐,以示庆祝。高三年级老师、学校行政人员等70余人参加当晚饭局,区教育局局长何顺等5人受邀参加,餐费5980元(尚未完成报销程序)。  资阳区纪委称,7月16日,区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对区教育局以及学校相关责任人立案调查,并将依法依规作出严肃处理。同时责成参加饭局的局、校领导承担当晚餐费。(原标题:网帖曝资阳区教育局局长带头大吃大喝 纪委立案调查)编辑:

新京报讯 (记者王大鹏 实习生米惠惠)随着暑期到来,北京进入旅游高峰期,针对非法“一日游”死灰复燃的情况,北京警方近日出动数百警力,打掉昌平区两个非法“一日游”团伙,抓获涉案人员80余名,起获赃款3万余元,收缴账本、电脑、廉价玉器等大量涉案物品。    据警方通报,今年5月以来,警方通过梳理北京警情和网络舆情后发现,北京非法“一日游”市场已有抬头趋势,组团揽客、组织发车、“老乡店”骗购等现象死灰复燃。  警方成立专案组后侦查发现,位于昌平区沙河镇的北京御品佳园丝绸城、昌平区西关环岛附近的博览城玉器店均存在雇佣“讲师”(即促销人员),编造故事,夸大事实,哄骗游客购买高价伪劣低廉玉器。警方立即对这两家“老乡店”展开调查。  警方发现,两家店均通过大量购进劣质低价玉器,以次充好,标上合格产品标签和批量购买的所谓鉴定证书,冠以极高的标价,雇佣“讲师”,编造各种身份,使用各种推销术语,以诱人的“折扣”,哄骗、引诱、刺激被导游拉来的游客购买劣质玉器。  据不完全统计,从今年1月以来,博览城玉器店的交易金额就达140余万元,而北京御品佳园丝绸城自今年3月以来的交易金额更是高达800余万元。  经数十名侦查员两个月的调查,专案组制定了详细的抓捕方案。7月16日下午,北京便衣警方会同昌平分局等相关单位组织200余名警力,兵分两路对北京御品佳园丝绸城和博览城玉器店同时开展抓捕行动。进入店内,民警发现里边是一间间的“课堂”,每个课堂里都有一名“讲师”和服务员,其余的都是等待被“宰”的游客。玻璃柜里摆放着标着几千至几万元不等的各类玉器。  警方表示,此次行动共抓获非法“一日游”幕后老板、财务、“讲师”等涉案人员共计80余人。   今年4月16日下午,浙江人田先生和朋友来北京出差时,就被拉去了“黑一日游”。  田先生说,当时自己和朋友在天安门游玩时,抵不过拉客者的纠缠,每人花了150元,报了一个长城十三陵鸟巢一日游的团,交钱时带团的人称“150块钱包含门票、车费、餐费等所有内容,没有自费项目,没有购物点,是纯玩儿团。”坐上大巴后,直到大巴车上了高速后,导游又突然说每位游客又要加150元,不交的游客就得下车,大家只能交钱。  田先生说,当日下午5点,一车人到了十三陵后,导游一路讲解说“十三陵晦气”,表示大家“观陵不进陵”,打消了游客们进陵参观的念头,并带去了购物区。在路上,导游开始向乘客介绍自费项目:看一个小剧团表演,吞铁球、吞宝剑等等,完事后就要“赏钱”,大部分游客不好意思都给了10-50元不等。  随后,田先生一行人被带到一家玉器店,一名自称是老板的年轻男子进屋,在向游客道声问候后,带大家去参观他的玉器展览厅,声称自己的珠宝品牌在全国有上百家分店,注册资金13个亿。  田先生提供的一段现场录音中,该名男子称,现场要送每位游客一个“平安扣”,还说想交十个“有胆量”朋友,做两笔亏本的买卖,以6666元的低价出售自己标价为几万元的玉石。  田先生称,柜台里的玉石旁都有中国地质大学出的一份检测说明,自己和不少游客抱着占便宜的心态刷卡购买了,有一对山东来的夫妻甚至刷了三笔,买下了几个佛样挂坠。“当时气氛很热烈,那个男的说话很有技巧,有点传销的感觉。”  这段录音显示,这名男子很善于和现场游客进行互动,容易赢得游客的信任。在购买活动结束后,该男子还带着大家唱起了周华健的《朋友》。  周某是博览城玉器店的“讲师”。据他自己交代,他本人根本没有参加过任何玉石鉴定培训,但却以玉器店老板的身份欺骗游客购买玉器。  “平常导游会把游客带到店内,开始是服务员讲解丝绸,讲解几分钟的时候我就进门,讲解员看到我就对顾客说老板来了。”周某称,接着他会问顾客,是否对玉有所了解,如果不了解,就对大家讲一下,讲完后,他会指着摆在柜台里的、有标价的玉称可以打折出售。  这些玉器店的玉是否货真价实?办案民警在调查中,将一块从老乡店内以2000元(原价为69800元)价格购买的玉石手镯送至北京某鉴定研究所进行鉴定,结果叫人大跌眼镜,该手镯市场估价仅为120元左右。  办案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以前“老乡店”里的玉多是用玉石粉压的,现在手法更为隐蔽,直接换用劣质玉石,即使打一折也有高额的利润。此外,每块玉石都有鉴定书,许多游客信以为真。而那些证书却是老板从市场几块钱批发来的。  警方介绍,犯罪嫌疑人作案方式主要由宣传揽客(俗称“票提”)、攒人头、组团发车、商店购物四个环节组成。  办案民警称,宣传揽客的人员先将招揽来的游客卖给“攒人头”,之后“攒人头”人员将客源加价后转手卖给“发车的”,“发车的”组团开始组织游客旅游,最后带至已协定好的“老乡店”内,“老乡店”雇佣“讲师”利用哄骗、迷惑、欺诈等手段刺激游客以极高的价格购买低劣商品,从而赚取暴利。  警方了解到,“老乡店”哄骗游客购买低劣玉器是非法“一日游”牟利的关键一环。在“老乡店”,每个旅游团的消费总额会按照“发车的”、导游、“讲师”各20%的比例分成,使“非法一日游”利益链条各环节得到利益分配。  看似简单的忽悠骗术,为何能让众多的游客纷纷掏钱上当?一位办案民警向记者道出了玄机。  他说,进店后,“讲师”们会冒充老板,以编造喜事、做游戏等方式烘托气氛,再用激将法将标价数万或几十万的玉器以超低折扣哄骗游客消费,旁边的服务员会提醒讲师不要赔钱销售,其目的就是让游客觉得占了便宜。  “当有游客上钩拿出银行卡准备消费时,服务员会非常迅速和熟练的进行刷卡消费。”民警称,在整个过程中各个环节紧密相扣,游客基本没有空余思考的时间。  民警提示,第一,不要相信街头小广告,这些广告内容大多是以极低的价格吸引游客。第二,要仔细识别“老乡店”。“老乡店”大多会以一折等优惠手段为幌子,在发现此类情况后要及时离开。第三,要学会说不。许多导游会以“不购物我就没有提成”,“请给我一点面子”等言语打动游客,使游客不好意思不消费。(原标题:百元玉石卖数千 “黑一日游”团伙被端)编辑:

中新网北京7月24日电 (记者 于立霄) 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尚存在不少问题,今后要结合核心区的职能,优化用地功能,合理调控人口,严控建设规模、建筑高度,改善人居环境。  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梁伟在24日举行的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上,作了关于检查《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实施情况的报告时披露了以上信息。  梁伟指出,目前旧城保护和改造仍未跳出就地平衡成本的开发模式,商业性开发程度较高,核心区的功能和人口未能得到有效疏解。  名城保护存在不少问题,例如平房区外来人口多,房屋权属复杂,管理难度大;有50%文物建筑使用不合理、消防隐患大。此外,受现有政策、资金和产权明晰等限制,名城保护面临巨大挑战。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居住在旧城历史保护文化街区的常住人口不少于30万人,成片的老旧平房,存在居住环境恶劣、基础设施匮乏、交通极为不便、违法建设频发、安全隐患巨大等突出问题。  那么,如何科学合理保护历史文化名城?梁伟强调,旧城区作为首都功能核心区,历史遗存丰富,要探索有效的保护模式,明确旧城政务、文化、宜居的核心职能,把旧城塑造成为人居环境良好、历史风貌完整、业态布局合理的宜居城区。  此外,要从人口疏解、土地和房屋产权交易、房屋管理、文物修缮等方面,制定特殊政策,确保历史文化保护区的成片平房区得到有效保护和改善,力争把旧城的居住人口密度和就业调整到适度水平。  针对名城保护与发展,与会人大代表发言时提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核心在于有序传承,但眼下过度关注建筑外貌,忽略了建筑承载的文化信息。因此,要保护建筑肌理,挖掘文化内涵,将保护与传承有机结合起来。  也有人大代表指出,旧城保护要遵循整体保护原则,正确处理好保护与利用、保护与发展、保护与民主、保护与环境的关系,最大限度保护历史环境和风貌特色。(完)(原标题:北京市人大:旧城保护要合理调控人口 严控建设规模)编辑:

分类:威尼斯人娱乐官网

时间:2016-11-10 11:4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