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7月17日电 据军报记者网报道,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常万全17日上午在京会见了来访的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局长谷内正太郎。常万全表示,我们敦促日方切实汲取历史教训,尊重亚洲邻国的关切,在军事安全领域慎重行事,不做损害中国主权和安全利益、危害地区和平稳定的事。  常万全指出,去年底中日双方就处理和改善两国关系达成四点原则共识,中日关系总体回稳。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日方应在历史问题上发出明确信息。处理中日关系必须始终着眼大局和长远,严格按照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原则和精神,妥善处理两国间有关重大敏感问题。希望日方与中方相向而行,按照双方达成的四点原则共识,妥善管理矛盾分歧。中方重视发展中日防务部门关系,两国防务关系与两国政治关系紧密相连,没有健康稳定的两国政治关系,就不可能实现两国防务关系的稳定和发展。  常万全表示,近段时期以来,日本大幅调整军事安全政策,昨天日本众议院还审议通过了新安保法案,这是战后从未有过的,将对地区安全环境和战略稳定产生复杂影响。我们敦促日方切实汲取历史教训,尊重亚洲邻国的关切,在军事安全领域慎重行事,不做损害中国主权和安全利益、危害地区和平稳定的事。  谷内正太郎说,去年以来,经过两次日中领导人会谈,以及一系列接触和对话,日中关系整体改善。日本认识到历史问题的重要性,今年是日中关系十分关键的一年,两国应采取措施管控分歧,共同面向未来。日方愿与中方保持对话沟通,正确了解对方的意图,防止误判和冲突。(张旗)  (原标题:常万全:日方勿做损害中国主权和安全利益的事)编辑:

参考消息网7月24日报道 港媒称,新疆冰川7月23日早发生登山遇险事件,一名香港女子被水冲走,生死未卜。  香港《明报》网站7月23日报道,网民“苦咖啡”引述微信“蚂蚁探险全国群”群组指,有2男1女的登山队员,进入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的狼塔附近的冰川探险,其中女队员为41岁香港人关丽芳,另外两男子为内地人。  3人登山时遇到意外,其中香港女子被水冲走失踪,至今仍未寻回,恐已死亡;同行两名男队员受伤,获救后在当地牧民的马鞍子营地疗伤。  网民“苦咖啡”指,7月23日早8时许,从雀儿沟派出所所长处得知,3人在7月20日进山走狼塔C+V(路线),至7月22日有牧民向所长报案,香港女子在台河被冲走,两男则获救,现在驻扎在马鞍子营地等待,3人事在发前未向派出所报备,故无家人联络方式。  网民“苦咖啡”称,被水冲走的女子网名为“小猪麦”;男子的网名为“稻草人”和“警察”,3人都没有配备卫星电话。  香港入境处发言人表示,就一名香港人于新疆登山发生事故一事,接获其家属求助,己即时通过驻京办跟进事件,并按当事人家属意愿提供适切的协助及意见。入境处会继续与当事人家属及驻京办保持紧密联系,跟进事件及提供可行协作。编辑:

来源:河南电视台  众记者有人大呼不知道要报名,也有媒体表示报不上名,媒体数量有限制。记者翻了好久的过期报纸才找到物价部门相关人士所说的公告。  唉,当记者容易吗?采访要在报纸广告页里扒出这则公告?(明白为什么媒体从业者苦口婆心劝高三学子莫学新闻吧,话扯远了)众记者再三交涉还是不行,而且还叫来了保安,警察,现场气氛紧张。  不知道郑州市物价局为什么这样怕记者进门。  奇怪的事儿还有,会场设了两个通道,听证会的代表一个通道,媒体一个通道,生生地把大家隔开,这又是怕什么呢?  咱们记者不放弃,堵在代表们出门的通道,试图打听代表支持涨价的理由,选择方案的理由,但是,却很少有代表愿意接受采访。  对于记者们种种疑问,郑州物价局一个领导有解释:涨价是政府的职能。  河南电视台编辑: 我们今天报道的听证会场内视频素材还是通过别的渠道拿到的,也是为了保证观众的知情权。小编在这里提醒下这位局长,涨价是市场行为,调节价格才是政府职能。涨价不是老百姓不同意,而是老百姓要个公开合理的理由。而郑州市物价局把听证会开成闭门会,涨价会,老百姓接受不了。编辑:

【环球时报驻印度、韩国、德国特约记者 周良臣 李大明 青木 陶短房】2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以下称《亚投行协定》)签署仪式在北京举行,外媒对此事高度关注,相继披露该协定可能会涉及的亚投行筹建细节。英国路透社28日评论称,亚投行“是中国近年来最大的外交成功之一”。韩联社称,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将影响今后的全球金融秩序”。  在亚投行29日的协定签署仪式系列活动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会见出席仪式的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代表团团长,正在欧洲访问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向其间的亚投行特别财长会发表书面致辞。路透社称,该协定决定亚投行的初始资本和创始成员国的股份份额。德国《经济新闻报》28日报道称,协定将界定亚投行的宗旨、业务运营、治理结构、决策机制等核心问题,使其操作透明化。香港《南华早报》援引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上周所撰文章的话称,“这是亚投行筹建进程中又一重要里程碑事件,将为今年年底前亚投行正式成立并及早投入运作奠定坚实基础”。签署仪式后,协定将在每个意向创始成员国走法律程序,进入表决生效阶段。  随着《亚投行协定》签署仪式临近,各国注资比例和投票权再次成为外媒报道的焦点,国际舆论出现各种说法。路透社28日称,中国将获25%-30%的股权,印度获得10%-15%,德国拿到的股权是4.1%,成为第四大股东。《韩国经济》28日则披露称,出资29.7%的中国投票权预计在25%以上,印度、俄罗斯、德国分别出资8.3%、6.5%和4.4%,韩国的出资比例和投票权分别是3.74%和3.5%。《印度时报》报道的印度股份是8%左右。印度尼西亚财政部28日宣布,印尼在5年里注资6.721亿美元,成为亚投行第八大股东。澳大利亚24日曾宣布成为亚投行第六大股东。  印度《经济时报》27日报道称,印度财政部长贾伊特利预计不参加29日的北京签字仪式,印财政部未说明理由,“有可能是要处理国内紧急事务”。《印度时报》称,预计印度的初期投资额是80亿美元左右,“若以可预期的20%收益率计算,印度未来5年里有望获得16亿美元回报”。有消息人士透露,“印度将从亚投行支持的基建项目上获得巨大收益,印度绝不想错过这趟即将启动的金融快车”。《金融快报》称,有资料显示,印度基建领域未来5年的资金需求达1万亿美元,“即将启动运行的亚投行能极大缓解印这方面的资金缺口”。  据韩联社28日报道,韩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崔炅焕当日下午启程前往北京参加亚投行签署仪式。韩联社评论称,习近平主席2013年10月曾表示应该成立专门的国际金融机构以筹集亚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资金,结果在不到2年的时间里,拥有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的亚投行就开始步入准备开张运营的阶段。就在半年前,国际舆论还没有预测到亚投行会如此受关注。除了亚投行,中国还正积极筹备其他大型国际金融机构,包括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丝路基金等。  路透社援引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研究员库克的话称,“亚投行的成立是中国外交和战略的巨大胜利”。报道称,美国在亚投行筹建初期阶段提出反对意见,但亚投行最终获得美国许多重要盟友的支持,包括英国、澳大利亚、德国等。现在,中国表示对美国和日本的加入敞开大门。  德国全球新闻网28日报道称,亚投行被认为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项目,它将全面促进亚欧经济合作,同时也象征中国日益获得全球重要地位。德国《经济新闻报》称,作为中国倡议设立的亚洲区域新多边开发机构,亚投行的筹建始于2014年。去年10月首批22个域内意向创始成员国代表在京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后,亚投行便进入吸纳新成员和谈判《亚投行协定》的快速推进期。截至今年3月31日,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数量增加到57个,涵盖亚洲、大洋洲、欧洲、拉美、非洲等五大洲。《亚投行协定》谈判进程也高效推进。中方与印度、哈萨克斯坦、新加坡等国联合主持了5次亚投行首席谈判代表会议,最终于5月底在新加坡商定《亚投行协定》。(原标题:《亚投行协定》今在京签署 各国注资比例最为关注)编辑:

残忍、高效、现代化,中国军队到底面对着怎样的敌人?  □华西都市报见习记者杨力摄影杨涛 2015年8月14日,四川广汉的一处农家中,99岁的马定新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抗战剧,叹了口气说:“抗战哪有这么容易,几个人就轻易干掉鬼子的一个联队?如果真的这样,我们还用牺牲那么多兄弟,艰难地抗战8年吗?”  随着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的临近,有关抗战题材的电视剧在荧幕上不断上演。但一些抗日剧中的主人公被披上神化的外衣,一出手就是手撕鬼子,手榴弹炸掉飞行的飞机,甚至一个人单挑日军一个联队……  抗战真的这么容易吗?相关数据统计,自“九一八”事变开始,到抗战结束,中国的抗日历史长达14年,付出3000多万军民的生命,才换来70年前的胜利。  成都健在的抗战老兵,回忆与日军的对战都是心酸的:与鬼子对战,一旦有丝毫的疏忽,都是致命的。华西都市报记者通过寻访抗战亲历者以及抗战史研究者,真实还原当年中国军人到底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抗战到底是怎样的一段艰辛历史。    2015年4月,上海大场,高楼林立,一派繁华,看不出有过丝毫的战争痕迹。华西都市报记者通过多日寻访,昔日川军血战过的顿悟寺、王爷庙等建筑,早已没了踪影。当地居民也大都不清楚,在这里曾发生过大场保卫战。尽管如此,不难看出,这里是一片江河冲击形成的平原,四周地势十分开阔,无险可守。  淞沪会战唯一健在的川军老兵、96岁的张文治回忆说,1937年10月13日,杨森率领川军20军防守上海桥亭宅、顿悟寺、蕰藻浜、陈家行一线阵地,迎战日军第3师团、第9师团和近卫师团。  “那时的大场是芦苇荡连着棉花地,根本没有什么掩护。此前退下的友军部队,修筑的工事也十分简陋。”张文治说,在这里,他们遭遇了日军战术级作战使用的“侦察气球”,“鬼子的炮弹就像长了眼睛一样,打进我们阵地。不少士兵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炸死了。”  后来,张文治才知道,让川军吃大亏的奇怪气球,是日军放飞的侦察气球。通过热气球,带动吊篮里的观察兵升空,可以俯瞰整个川军的阵地部署,并通过无线电等方式告知炮兵攻击位置。  资料记载,二战期间,这种军用气球分为预警侦察气球、宣传气球、防空气球和轰炸气球。《申报》曾报道,南京、石家庄等战役时,日军利用侦察气球先观察中国军队的部署情况,再进行攻击。  张文治说,抗战初期,这种赤裸裸探知情报的方式,往往让中国军队失去先机,“尤其是在空旷地带,所有的埋伏,都被鬼子识破,我们只能被动还击。”    二战时期,法西斯国家大都擅长闪电战,凭借飞机、坦克,以机动性极高的作战部队,发动迅速而猛烈的袭击,摧毁对方的防御力量。  “日军不仅使用闪电战,更擅长使用迂回战。”四川巴蜀抗战史研究院专家何允中说,抗战时期,日军一般都会先以飞机、坦克、重炮对中国军队进行攻击,企图快速吞并。一旦出现僵持情况,日军立刻会使用迂回战,“类似于声东击西,猛烈攻击中国守军一侧,再派一支部队迂回绕后,攻击防守薄弱地方,打开突破口。”  这种“升级版”的闪电战,一度让中国军队损失重大。何允中说,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日军以猛烈的火力攻击上海北面,试图快速吞并上海,快速灭亡中国。但令日军没料到的是,中国军队死守上海,喋血疆场,抵挡住了日军的疯狂攻击。  僵持两月后,日军偷偷调集一支舰队,迂回绕道上海南面。乘中国守军支援北面战场时,看准时机,在杭州湾迅速登陆,对上海进行夹击。此后,上海沦陷,日本宣布死伤4万多人,而中国军队则伤亡了近30万人。  “不只是淞沪会战,山西东阳关战役、娘子关战役等,日军变着花样使用闪电战、迂回战,各种战术紧密配合,攻击中国军队。”何允中感叹,抗战初期,缺乏战斗经验的川军,面对的是一支能快速进行战术转换、训练有素的日军。可想而知,这需要付出多大牺牲才能阻挡鬼子的铁蹄。    2014年,华西都市报记者在成都永丰路附近,采访了90岁的八路军老战士张文辉。张文辉说,他14岁那年,日军占领山西长治,他被迫离开家乡,加入八路军参加抗战。后来,他跟随部队参加了百团大战等多个战役。但他提得最多的是,八路军在敌后打游击的艰苦。  “部队在太岳山化整为零打游击,分散在沁水县、阳城县、长子县等一带山区,发动群众抗日,建立抗日革命根据地,常和扫荡的日伪军战斗。”张文辉说,物资补给空前匮乏,困难时期,有时好几个月吃不上米面,尽吃高粱、黑豆,干粮是糠窝窝的炒面。“连这些粗粮,都要靠武装掩护,到四五十公里以外接近敌占区的地方背回来。”  张文辉说,有一段时间,鞋袜供应成了问题,干部就号召大家打草鞋,赤脚走路。也是在那时,张文辉学会了打草鞋的手艺。    1937年9月,邓锡侯率领川军22集团军自筹路费,奔赴前线抗战。粗布衣服、斗笠草鞋,外加一支川造或汉阳造步枪,就是他们的“标配”装备。此外,每个师也只有数门迫击炮,山炮、野炮一门都没有,步枪也是打两下就哑火的清朝“古董”。  邓锡侯曾告诉部下,他们是抗日队伍,领饷的事就暂时别提。部队刚到山西,邓锡侯就接到上峰指示,奔赴娘子关阻击日军,但对日军的兵力等情况,丝毫不知。  出川打国仗的川军,第一次遭遇飞机、坦克、重炮的疯狂打击,连日军人影还没见到,就已损失惨重。  打了几仗后,邓锡侯一部粮草告急,只能吃喂马的胡豆。他拿着蒋介石的手令,找过中央军蒋鼎文,想领装备、换棉衣,但蒋鼎文不认。后来,又去找阎锡山,阎锡山只给了一点破旧装备打发他们。  没得装备、粮草补给,还要随时准备与日军对战。迫不得已,邓锡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手下人劫了阎锡山的军火库。阎锡山怒火中烧,立即将这支川军部队赶走。    新四军老战士孔诚,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讲述了一次惊心动魄的伏击战。孔诚说,那次战役,他们集中数倍于日军的兵力,攻打车桥据点的同时,伏击日军的援军。  “当时我们占据了地理优势,日军根本不会想到我们会有这么多人等他们过来。”孔诚说,这场战斗注定是瓮中捉鳖,战斗一打响,附近驻守的日军,果然驰援车桥。等到日军进入埋伏圈后,新四军立即炮火覆盖,当即打死打伤大量日军。  重兵埋伏,又打的是后勤部队,战斗理应迅速结束。然而,令孔诚等新四军战士没想到的是,这几百人的日军,在遭到猛烈袭击后,很快寻找隐蔽点,形成交叉火力掩护进行反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随后,新四军战士与日军进行激烈的白刃战,原本很快就能结束的战斗,竟从上午一直打到当晚10点,付出大量战士的生命,才将这股部队吃下。一名日军军官,身负重伤仍狂呼乱叫,经被俘日军辨认,此人是指挥官山泽大佐。  战役结束,经统计,共击毙日军400多人,俘获24人。对于日军的快速反应,以及快速的反应能力,孔诚至今印象深刻,这是很多中国军人在战争初期所不具备的。    大多数健在的抗战老兵,对日军的评价有一个共同点:日军不怕死,枪炮奇准。  参加过山西中条山战役的老兵郑维邦,讲述了这样一个细节:时任排长的郑维邦,奉命率部参加中条山战役中的夏县文德村战役,遭遇鬼子扫荡,距离鬼子200米远时,他指挥士兵埋伏起来,下令“等鬼子挨近了再打”。  然而,一位年轻士兵由于紧张,误放了一枪。枪一响,躲在墙后的郑维邦等人,立即遭到日军炮火攻击。郑维邦赶紧叫战友趴下,几名士兵想反击,刚一露头,就被子弹打中要害。郑维邦流着泪把伤者转移,他把帽子固定在石头上,吸引鬼子火力,“帽子刚一挂上去,几下就被打飞了,可想而知,他们打得有多准。”  “鬼子就像不怕死一样,疯狂冲锋,我用马克沁重机枪不知道打死了多少。”担任过重机枪手的马定新说,重机枪的狂扫,就是鬼子的噩梦。正因如此,机枪手也成了狙击手以及炮兵的重点清除目标,“我能活下来也是幸运,我们连队的重机枪手不知道被打死、炸死了多少。”  令马定新震惊的还有,日军自杀式的冲锋,“一旦下了冲锋令,鬼子就像不要命了,一直往前冲。”  “日军的这一点,不得不让人佩服。”何允中说,日军很小时就在军事训练,而且崇尚武士道精神,“能对自己狠,对对手就更狠。”    看到抗战神剧里,中国军人拿着刀,耍起功夫华丽地砍杀鬼子,曾在战场上与日军直接厮杀的马定新,摇头叹息:“都是乱编的,要是遇到小鬼子,这样的刀法不知道会死多少次!”  “川军花枪刺法,装装样子还行,但根本不实用。”马定新说,他的部队有一个秘密,“其他部队的情况我不晓得,但我们部队的刺刀技术,都是从日本人那儿学来的,他们的刺刀技术最为直接、实在。”  经过多次白刃战,牺牲不少川军兄弟后,马定新所在部队发现鬼子的刺刀方式更为直接有效。一旦能俘虏到日本人,他们就会进行收编,让日本人做教官,教授日军刺法。  “除了刺刀方式,我们还学习他们的《步兵操典》,进行训练。”马定新提到的《步兵操典》,正是“国民”政府根据日军操典进行编撰的。  70多年后,马定新仍然清楚记得当年的刺刀战。他端起木棍作枪,演示起来:一手握住“前护木”,一手托住“枪托”,稍稍下垂到支撑腿的一侧,并使“刀尖”略与眉平,随着“杀”的一声出口,“刺刀”刺向前方。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台儿庄会战指挥官李宗仁曾回忆说,日军陆军训练之精和战斗力之强,可说举世罕有其匹。用兵行阵时,上至将官,下至士卒,俱按战术战斗原则作战,一丝不乱,令敌人不易有隙可乘。  单兵作战能力,以及军事素质的优秀,源于日军优良的兵源与严苛的训练。  资料显示,1907年,日本小学就学率已达97.83%。1940年,日军颁布《步兵操典》规定,步兵单兵及大队以下步兵分队训练包括单兵教练、中队教练和大队教练。新兵入伍以后,每月用于实弹射击训练的子弹,步枪不得低于150发,机枪不得低于300发,每年用于训练的步兵子弹为1800发(由于日军实际资源紧缺,子弹数量可能会有所减少)。  但据一些抗战老兵回忆,许多日军士兵在乘车行进时举枪射击,仍能较准确地打中百米内的人形目标,对重炮等技术兵器的操作、保养水平,更是远优于中国士兵。    从去年开始,华西都市报记者走访了近百位健在的抗战老兵。面对这些抗战亲历者,无论是当年的普通士兵,还是高级军官,回忆起8年的战火硝烟,他们都会为抗战胜利而高兴,也在谈到战争惨烈时出现沉默。  老兵喜欢讲抗战史,无论被人问起多少遍,他们都会一遍遍耐心地讲。“对于老兵来说,只要有人愿意听他们讲抗战故事,记录他们经历过的历史,老兵都是兴奋的。”巴蜀抗战史研究院专家何允中说。  但当前的抗战神剧,以及不合逻辑的小说,都在试图通过神化当年的中国军队,讥讽、贬低日军军事素质和实际作战能力,以博得一些青年的娱乐心理,让更多的年轻一代对历史产生错误的认识。  对此,何允中说,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随意丑化抗战历史,传播错误历史的行为,都是对全民族抗战的不尊重。抗战胜利70周年,社会对抗战老兵的关注也越来越多。只有正视历史,正视差距,才是对老英雄们最大的尊重。编辑:

分类:威尼斯人娱乐官网

时间:2016-09-11 10:14:13